• 2010-01-14

    好了,即使没有大巴这次的折腾。我也失去了待下去的耐心。

    正式跨入围脖大军。

    就让时代的马车碾的更猛烈些吧。

  • 2009-08-01

    进化之化 - [我爱俗滴滴]

    快女观看同盟”宣告解体。我于昨晚退出10进7比赛的收视群。加之某些飞赴远方被迫中断的成员们。这趟浑水大家终于要抽身了。

    这个夏天很神奇。不知道是否马不停蹄迈向后青春期的缘故,充满了海水与火焰的厮结。

    某一刻是尘埃。某一刻又是掌控所有秘密的主。

    手边的格尔兹和福柯,都不能令自己平心静气。于是间歇性强迫拖延症地在小银幕里温习人生。

    —《花君》里一干男子抵不上一个崛北。青春四射的色调和张弛有度的叙述,有不少会心一笑的地方。配角更是大放光彩。

    —《灿烂的遗产》秉承韩式一贯的温情纠集,在几方围绕一宗财产角力的命题中,像小浣熊一般的男一和清新可人的女一最终迎来灿烂大结局。

    心不能上路,身体也没有旅行。所以纵容自己坐在观众席。

    只是想和自己和解。并不容易。

    每一次上路,都是一种选择。选择离开,选择目的地。

    没有欧洲7国的通票环游,也没有滇蜀三峡的彩云风景。

    我,必须,同样地,恋物与好奇。

  •                                      

                                                                       

    有那么多爱恨汹涌,只有你坐镇其中。

    大银幕里好看的男人和女人。徘徊道德边缘的人们为了执念丧生。

    现实里,人们不轻易在生死界限选择。他们渺小,善忘,麻木地活着。

    从看见到看见,中间只有玻璃。原来,这也是份美好。

    既然有各自的感动,那么也不要为谁哭。

    从来是这样。可以。

    某一天,我们就会被留下的。

  • 2009-06-14

    无常 - [我爱俗滴滴]

    勉强维持的平静在某个午后转身瞥见一只耗子正奋力从马桶里跃出那一瞬彻底迸裂

    当下反应是炸了这楼 也只是想想 哪怕不时惊醒和对外界点滴 反应过敏

    庆试宴终落花满楼 欧洲风情街还是老样 一年前后真正天翻地覆的是这群同行人的内心吧

    筵席上少不了的推盏举杯 牵出智齿游戏 抖一抖的螃蟹和变相的真心话大冒险 不是每一对有过婚外情的夫妇都敢同时起身的 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某人终于要大踏步朝着北影堂而皇之地搞艺术去了 那些个调调将会有很多回应 依旧感谢他带给我很多独家的深刻的有趣的东西 填补了我的空白

    这厢聚会也是如火如荼 第一笔项目钱远超预算 按level3爽快地杀去城市花园(同因缺席的tingjo有VIP和优惠券) 日式意式泰式美式名目繁多的食物堆积共享 果然是水果披萨最过齿不忘

    归途中不忘留意下一次扫食地点 暑假之前我想该来得及观摩整一桌

    就当我设那为最后期限 然后抹去所有口号 实质般启程

    年少轻狂的好日子 一懂事就结束

    我们早就不是我们了

  • 2009-06-05

    棉花糖的夏天

    紫蓬山的回忆之旅,从分队迷路和路遇蛇开始,就失去任何浪漫的意味。

    不停地和众人吃。土豆粉,后端午聚餐(好大的猪蹄),再到麻辣香锅的乾坤大挪移。

    麻辣香锅,冷面,寿司,榴莲(我真的很难爱),水果、果脯和酸奶若干。翻腾的胃陪着我工作。

    三下乡的美好初衷也活活泡汤。也许从决定那刻起,就有退缩的念想,只是为着所谓纯真理想。

    哭,是一定要的。但是也要吃饭,才有力气哭。有多混乱和不堪,就有多无谓。

    还是让我将每天都当末日。

    从这世界的缝隙里剔除软弱。

    拉扯到灵魂裂锯的爱恋是我想要。

    至此。

  •  

    人生有很多种痛苦。深的淡的浓的浅的玩味的凑数的臆测的虚构的自己折腾的。如寂寞忧愁孤独哀伤之流。

    还有爱情。

     当死别。

    艳如花、白衣胜雪的胜男倒在了少爷怀里。她活着的时候,他以为不爱她,不信她,敌视她,丢弃她,背叛她,甚至打了她。

    只是你一直都不明白,现在我要走了,你明白了没?

    我走了,还有谷姑娘会陪你。我最大的心愿是可以成为世遗哥哥的妻子,现在终于都达成了,是时候走了。

    世遗哥哥,我舍不得你。你不要难过,你难过,我心都碎了。你看,外面又下雪了。

    他却终于肯舍得陪她终老了。

    叶璇很美。原著里金世遗对厉胜男是又爱又恨,因为她像自己从前的影子。他看不见自己身后的阴影。只是剧作里金完全成了愣头青,对谁也没见倾心。

    岳灵珊死了,令狐冲此后怎么也都揣着她面对任盈盈。

    不如死了的好。永生磨灭不掉。

    当生离。

    余则成收到组织确电翠平牺牲,开始干呕,锁住嗓子哀恸的咽哽直至瘫痪。对死,左蓝已经要过一次他的命。那次,他对着那个任何一处都值得爱的女人干干地压住眼泪。悲伤只有一夜。

    如果故事就此止步,有多好。命运戏弄地将他们安置在一起,又安排了这次永别的重逢。爱人的脸就在眼前,没有跨过去的那道线,根本没有。命运不允许他们相认,血淋淋地按住他们的身体和心。

    他用了他们之间才懂的幸福讯号给了她最后的承诺,守护他们都没料想过即将不再的生活。余则成自己说过,左蓝给了他生存信念,而这种信念的力量却是翠平传达给他的。

    那种顽强沉厚的生命力,只有勇敢的战士也是太太的翠平能给予。这个二百五姑娘和这个稳重睿智大气深情的男人,是最可能天长地久的一对。因为他们能借助彼此通向更遥远绵长的未来。

    可是谁都不能预期后会。

    如果死是悲剧的一章,那么生更是一场悲剧的主干。

    没有了王子和公主的毒酒,经典便会失去光灿的华美。所以我们向悲剧的结局臣服。

    忧伤以终老。这无端的悲伤。                                  

  • 故事从缺席的“帽子先生”和穷困作画的继父开始说起。擅于做饭和画手的千田先生在一次画展中展出了一幅想法复杂的陌生的手,它成了和母亲关系僵持的一个理由,假使再加上姐姐。

    红郎和绿子这对有着漫不经心却同样危险气质的兄妹同时出现在我的世界。我与红郎半眼凝视,而绿子被陌生男子如影跟随。命运之女的谶语。

    姐姐爱上了好吃、顽固、暴力的音彦先生或者是音彦先生的影子。之后他裹在膜中破茧重生。兴许这只是在说一个故事。

    死去却不断漂浮的阿秋与阿明。与母亲热衷在信中讨论翻花绳、与人交往的不适和对猫的厌恶的绿子,在千田画展上认出彼此的手。

    金丝雀、兔子、猫、小耗子,动物们的意象指向。在结局的对决之前,都很好。很久很久以前,爱抚弄长发的姐姐和爱数数的妹妹都做了个梦,她们感到痛苦,于是紧紧抱在一起。

    爱写谎言的作家写荒诞也不定要和大家同气。毕竟女人笔下的情感永远胜于理性。

    渡过是危险的,在路上是危险的,回顾是危险的,在中途战栗和踌躇是危险的。

    戏剧性地经历人品爆棚(领洗发水)、低潮(命运之包的再次丢失)、轮转(寻、砸、等、得)后,阿里巴巴钥匙环和紫色小哨顺利回归。附带的是姐姐艰难求到的另个紫色小哨。

    陈丹青这个剌剌头放了鸽子。本周只有在工作中度过了。

  • 念绿豆糕。贤良的女子有种韧力,旁人都钦羡她心。

    我想我很幸运。

    目前的心愿之一是加入wwoof。

    不背负重责去过不代表不能用力生活。

    考虑清楚要什么。